中华文化《八德故事之“礼”下篇》

中华文化《八德故事之“礼”下篇》

八德篇之礼篇(12-7)—卢植楷模

7、《八德》之礼篇(12礼)—卢植楷模  

诗曰:卢植侍师,左右美姬,未尝一盼,数载如斯。

汉朝末年,有个叫卢植的,为人刚毅有气节,曾拜马融为师。马融身边通常站着很多貌美如花的姬妾,卢植在老师面前侍立多年,从没斜眼看过她们,更别说动什么邪念了,因此马融非常敬重他的为人。那时有个大奸臣叫董卓,召集了朝廷的臣子商议废除皇帝的事。许多人都因畏惧董卓的权势,违心地同意了,只有卢植不畏权势,义正辞严地抗议。

曹操曾赞扬卢植说:“卢植名扬四海,学富五车,是读书人的楷模,是国家的栋梁。”蜀汉昭烈帝在还没做皇帝之时,也很敬重他的人品和学识,聘请他做自己的老师。

礼是男女之间最大的防线。男人的心智最容易被女人改变,所以孔子曾用“未见好德如好色”的话勉励大家。卢植在马融面前侍立讲书多年,却从不为身边曼妙的女子所动,光是遵守礼节这一点,就足以让世人学习了。

八德篇之礼篇(12-8)—崔棁命仆

8、《八德》之礼篇(12礼)—崔棁命仆  

诗曰:崔棁端庄,言不多说。役使仆童,亦用礼节。

五代时期,梁国有个叫崔棁的人,中了进士后,官做到太子宾客。他生性孝顺,接受后生请教时总是谦虚慈爱又旁征博引,滔滔不绝,但每逢众人聚在一起,他却总是端坐着,很少能听到他说一句。别人问他是什么缘故,他答多讲话不但会引起厌恶,有时还会冒犯别人,所以不如少说。崔棁对待仆人平等和善,从没打骂过他们,要差遣时总是按礼节行事;炎炎夏日和数九寒冬,他总记挂着仆人,不让他们受到风寒或酷暑烈日。有一回,崔棁做了个梦,梦到掌管生命的神灵对他说:“你的死期到了,但因你心地善良,阎王不忍这么早就把你带走,所以又赐予你多些时日,但你寿终正寝的年限是六十八岁,好好过你的余生吧。”崔棁六十七岁告老还乡后,第二年真的就去世了。

在一般人看来,只有仆人对主人讲求礼节的,很少人会懂得做主人的也应按礼仪去对待仆人。都说“礼节是’五常’之一”,“常”,还指一时都不可离开之意,即不论在什么时间、什么地点、对待的是什么人,都应按照礼仪去做。如果要看遵循礼仪做得恰当与否,看看五代时期的崔棁就知道了。

八德篇之礼篇(12-9)—原平恭耕

9、《八德》之礼篇(12礼)—原平恭耕  

诗曰:郭子原平,事死如生,恐人裸袒,束带躬耕。

南北朝时,南朝的宋国,有一个守礼的孝子,姓郭名原平,从小就非常孝顺。他家里非常穷苦,郭原平替人家做工,把得来的工钱置办物品,奉养他的父母。后来父母死了,安葬以后,坟的前面有几十亩田地,郭原平见那耕田的人赤身露体,未免亵渎了他父母的在天之灵,就把家里的产业都出卖了,用很高的价格,把那块地买下,束好了衣带,流着眼泪,亲自去耕种开垦,每次出去卖物,只讨一半的价钱,城里的人都晓得他是郭原平了,就把他的讨价加倍给他,彼此大家辞让着,最终还要略微贱一些才肯收了钱。

《八德》之礼篇(12-10)—荣绪拜经

10、《八德》之礼篇(12礼)—荣绪拜经 

诗曰:宋臧荣绪,笃爱五经,孔子生日,膜拜典型。

南北朝时,南朝宋国的臧荣绪,从小就失去了父亲,他亲自在园地里种了蔬菜,拿来做祭祀祖宗和供养母亲。后来母亲死了,他就在初一和十五这两天,很恭敬地拜着,有了甜美珍贵的食物,也一定要献供。臧荣绪隐居在京口这个地方,教授着一班学生,当时的读书人,认为他虽然不做官,却是很有学问,所以称他披褐先生。他为人表明大道,笃爱《诗经》、《书经》、《易经》、《礼记》、《春秋》五部经。因为孔子是在庚子那一天生的,所以他到了这一天,把这五部经陈列在书桌上,穿了礼服戴了礼帽拜着。他又因为喝酒是要扰乱人的德行,所以常常警诫别人要少喝酒或不喝酒,他平生品行纯正笃实。

八德篇之礼篇(12-11)—彦光易俗

11、《八德》之礼篇(12礼)—彦光易俗  

诗曰:彦光立学,招致大儒,焦通礼阙,令其观图。

隋朝时,梁彦光在相州(今河南相州)做刺史,相州地方的人性情向来是阴险偏颇、变化多端。所以梁彦光就招集了品行端方的读书人,在每一个乡村里,设立一个学校,不是圣贤人的书不讲。因为这个缘故,人人都很刻苦勉励,相州地方的风俗有了很大的改变。有一个姓焦名通的人,对双亲没有礼节,被他的从堂兄弟告发了,梁彦光就叫焦通去看孔子庙里韩伯俞因为母亲打他不痛,悲伤母亲的力衰,对着母亲大哭的画像,焦通悲痛惭愧,好像没有容身之地的样子,于是梁彦光就教训他一番,叫他回去,焦通终于改过了,成为一个品行良善的人。

八德篇之礼篇(12-12)—德言对经

12、《八德》之礼篇(12礼)—德言对经  

诗曰:德言开经,辄先祓濯,束带振襟,危坐苦学。

唐朝时,有一个叫萧德言的人,字文行,非常精通《左氏春秋》。在太宗皇帝的时候,先做了专掌国史的官,后来又升做了弘文馆学士。

萧德言到了晚年的时候,更加刻苦研究学问了,每逢要摊开经书来,一定先要洗手、洗脸,并且束好衣带,端端正正地坐着。妻子劝他说:“老年人为什么还要自己这样的寻苦吃呢? ”萧德言回答妻子说:“对着先圣人的言语,哪敢怕辛苦呢?”皇帝下了诏书叫他去教授晋王读经书,又封了他武阳县侯的爵位。萧德言死的时候,年纪已经九十七岁了。

中华文化《八德故事之“礼”上篇》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